2014年1月31日 星期五

為什麼沒辦法簡單的去笑

忽發其想,有時覺得好可笑
其實我們覺得真性情的人可愛,真性情夠直,但係覺得乜都講,太大膽。
於是我近半年決定左講乜都保守啲,虛偽。
原來圈子內就係buy呢種,直接得黎原來係要有點內斂得黎又有番直接先為之「好」!
其實我真係想講幾個字「世界劇團」。
你們說,你們喜歡我,其實這只是在演劇場的我。
同時地,好多野原來學會同時騙了自己,令我覺得很多野已不重要了。





2014年1月21日 星期二

夜裡

番到黎其實好難得係無咩聲音,
呢度周圍都好嘈。
特別係我住呢度。
所以好鐘意夜晚訓。
因為夜晚先有少少時間係無聲音,雖然都是同一屋頂下,但有一份自由的感覺。如果唔係驚嘈醒屋企人我都可靠仲會出街行兩個圈,好好享受下個冬天的涼爽天氣,雖不是靜極但尚有點個人空間的街上。

放左假三個月,其實講真我話唔擔心,無唸過野係呃尻人既。話哂都廿五歲,我屌過多兩個月都26歲,黎緊做既野都係時候有點改變時不可以以前咁hea。

特別有時見到有些本是同根生的朋友/同學都已經在跑道上遠處,雖未不至尾燈都唔見,也叫做差好多個車位。當然人的成功和價值也不只是用揸咩車來取決,但我都有點著重呢樣野架。
到底未來我又係想做咩呢?滿腦好多想法,到底我又行唔行得到呢?

有時我唸好多野,真係乜狗都會唸,但我又岩岩發現,原來我少左唸既係同自己傾下,問下自己。你可能覺得好贛尻。
我同自己傾左一陣,原來好多野我自己都係明,只係有時懶,有時自欺欺人,現實的野不想面對。又有些負面/不值得去介意/擔心的野想得太多。值得:應該去focus的野卻失焦。其實有時太得閒都未必係好事,想太多無聊野,要改要改。

有時我又會唸下,呀,點解呢件事咁難解決?永遠都解決唔到咁既?係唔係天意的安排叫我去放棄先?定係係鍛鍊,希望我可以誇過而且可以拙壯成長?其實無一個固定答案。或者應該會咁唸,要被解決的時候答案自然會水落石出。

我試過兩次本來係成功的野,因為無堅持到底,最後咩都無,旗差一著。有時真係要唸唸呢方面。

今晚好雜,趁記得講講自己所想。







時光

曾經很掛念 遺憾當天總未相見
記得守過諾言 誰能料到時光中的變遷 殘酷到推翻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