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8月29日 星期二

許廷鏗 - 根



Don't know if you would agree
All wrongdoings in the past shape the better you
There was once - Around 4 years-ish ago I was pretty lost
Lost in love, also in what I was doing, lost in what I want in life
But it was actually a good timing for me to think, relax a bit and feel myself
As time flies, you would be pretty glad that things happened that way 
(Or maybe I'm too optimistic......)
And whats more we cant change the past anyway, then why not be glad and move forward?

Now once again, 
Everyone knew what happened 4.5 months ago.
Time's tickling and the hustle and bustle has brought us into late August already.
Numerous nights and days of concern, and wanting miracles to happen, and waiting for the person to turn around seems to have settled...
Well when I look back into this ....... 
Yes I do understand myself why I did so in the past months, and if I were to do it again I would do the same
However, now I'm more buying into that what happened is a lead to something.
What will it be I just dont know yet.


Both good and bad experiences are important elements for the better me in the future.
If you haven't found out why, just wait until the time comes and it will reveal...



曲:AGA 江海迦
詞:林若寧
編:Larry Wong
監:舒文

剛剛出生感應父母那溫暖
家中花貓四歲去世那哀怨
朋友八歲那天 換學校未再見
同樣真心的感激每段淵緣

想起當初比賽為戰友膽顫
能夠幸運結識是傲慢親善
同樣亦是經驗 揉合美醜向我感染
懲罰過我 誰扶植了我 誰同樣也列入謝師宴

無論偶遇道別都感激它發生
營造逝去種種感想才有這玩味餘韻
無憾後悔亦是像水份
替我吸收好感與罪惡感 讓我充份 

無論冠軍落敗都應該雙冠軍
令我驕傲氣餒每次叫我汲取教訓
從前無論我幸運不幸
帶我觀摩風景 鳴謝我的腳印

挑剔祝福都會令到我鼓舞
遊戲或是競爭亦是活著溫度
濃霧或是朝露 同樣美好賦予激素 
懷念過我 誰忘掉了我 泥濘上種出命運未虛耗

無論偶遇道別都感激它發生 (真心感激遇過不幸)
營造逝去種種感想才有這玩味餘韻
無憾後悔亦是像水份
替我吸收好感罪惡感 讓我充份 (已忘掉愛 還是痛)

無論冠軍落敗都應該雙冠軍
令我驕傲氣餒每次叫我汲取教訓
從前無論我幸運不幸
帶我觀摩風景 鳴謝我的腳印

無論眼淚或是樂觀都長出了根 (開不出花那算不幸)
培植逝去種種感想才有我現在神韻
無憾後悔亦是像水份
替我吸收好感罪惡感 讓我充份 (已忘掉錯 還是對)

從前做過的身份都一樣是慶幸 (今天方知我最僥倖)
令我生命抱怨過抱歉過汲取教訓 
能成為舊愛現在亦僥倖
灌溉今天風景 來自那一個吻



2017年8月21日 星期一

再遇上⋯⋯

再遇上

都經過了許多個月,其實感覺要比時間短,即是我都不經不覺,原來又已經八九個月了。
這人在生命中沒怎麼消失過,或者是因為常常有人會提起,他又在澳門了,問我要一要一起出去,那當然不出去了。
當然他們都不知道原因,不見了,不健康的關係,沒有結果的,當然不可以再見。
白羊是,拖拉到一個點(本來就沒什麼耐性)就會覺得很累,累到一個點,一旦去意已決,馬上就會放棄,就是那麼一剎間。

這事其實在心中都已經幾乎沒有再泛起,但偶爾聽到名字,也還是會想,他到底怎樣呢?
但這感覺通常都是一閃即逝,畢竟當時我也做得極盡絕情,瞬間拉黑,WA/Wechat/FB/IG 連電話號碼都刪除了,滴水不漏。我也叫自己不要不要不要再想。
當然,當時其實暗地裡也會唔開心,大約有三個星期到一個月吧。
那時,其實也是很內疚的,不開心是覺得自己做了對不起和我一起的人的感情(試過一次我頭痛,他無微不至的照顧我,令我真的融化了,那時我真的很愧疚,真的不應該再沉下去了⋯)然後,也令自己開心得來不開心(明明是沒有結果的,但一起時又開心但又來來回回⋯)。
那時,卻沒有怎樣去想過他,也沒有想過他的男朋友。一,我覺得他也是玩玩,不會傷心吧,還裝得那麼認真。二,你男朋友我理什麼,我自己家裡那個我也忽略了。三,你管不住你那個也不是我問題啊⋯
當然,發生的只是情情塔塔,flirt來flirt去,秘密約會,但好明顯那時是真的有感情了,我開頭覺得對方有,他朋友說沒有,因此我也覺得應該沒有,哼,演戲演得那麼好!沒有也裝著有,唉,我笨實,有點嬲金。。。

說時遲那時快,又過了那麼多個月。
機緣巧合下,我們又遇上了。
說著機緣巧合也不完全是,只是我巧合地聽到喝東西又有此人(一直沒介紹,就給他一個化名D君吧)
喝東西時,其他人已來齊,也有一刻想過要是他不來,那麼就沒有機會見了?其實他是不是不想見我呢?
他姍姍來遲,來到的時候我當然要扮到很自然,介乎識與不熟但又可以講講粗口,但又不可以暴露任何蛛絲馬跡(這場戲不好演哦,飯盒真不好賺!)心入面也有一爽,也還好,起碼他不介意見我。
聊著聊著,也沒有什麼,不經意的眼神又要裝沒事,我的演技應該是有進步的。
然後又然後,回家的時間到了,兩台車五個人,真的不知要該怎麼分。噢,還好有人說要坐平治,呵呵。因此就順理成章,我把三個朋友都載走吧。
剩下兩人,其實按開車的路程來說,應該是先送這個D君,再送剩下的那一位朋友(Z1吧)。其實本來也就想這樣算了,也不知對方想不想聊天,但礙於本人是極盡喜歡畫公仔要畫出腸的白羊,好,我說「Z1,你是不是要早上班?我先載你回家好了」
於是,就很順理成章了。

我都不記得是怎開始的,他有說起,那時被我拉黑了,有跟最好的朋友(Z2吧)說,不開心,因為被拉黑了。Z2說他,你抵死啊,常常出去玩,今次認真了啦。他因為這樣嬲了Z2到現在,他還說是因為Z2也暗裡喜歡我所以一直和我聊天,也說他不是好人的事。
好,於是我就有double暗爽,噢,也好,大家也喜歡過(當然這真心其實是不該啦),而且起碼他朋友也覺得我唔錯 😊

Through那一個多小時,其實是很開心的,原來也有個人如此好聊,那種感覺很親切,很舒服,原來世界可以這樣大、有點感覺,能聊的人也不是沒有啊(當然我也明白這是initial而且大家沒有obligations丫嘛)

我問他,要是我沒有block你,你會怎樣,他說「會一直維持那樣吧,我很不捨得,常會拖拖拉拉,應該會一直維持下去吧。所以你這樣做是正確的,但那時我真的很不開心,又要在男朋友面前裝著沒事,那才最辛苦⋯」

但若問我會不會再續之前的那種關係(假設我可以好主觀地控制)我以前可能會。
我又沒拍拖,他有但關我什麼事呢
但或者經歷過某些事後,我真的覺得,這不ethical,傷害到別人的,要是可以再來,我或者真的sense到大學開始flirt時,應該已要stop同時我可能會講清楚,不應該直接block(你想想,out of the blues那樣被拉黑,從此找不到,那感覺多麼無助難受啊。)
或者留番一些在心中的好感,也可以很開心。
那當然,知易行難⋯我說的口嚮 😏
就是因為有感覺才會不顧一切嘛,可以那麼冷靜理性那就沒有多喜歡了吧⋯

最後其實我本來有個問題想問,到底我們有沒有喜歡過大家呢?但應該都沒需要問了吧。

---------------------

那時我有跟我前度(X)說了,也好他沒生氣,只是他萬般想不到會是這人,好吧,可能又是我的「80/20」理論⋯
就是人總是貪心縱使現有的都已80分,但也還是想奪取剩下那20分。
X不是不好,我應該說是很好很好,生活各方面夾,是沒有任何巨大東西不夾。但他就是會間中屌柒我,又有時不懂照顧自己,又有時會不讓我做這個不讓我做那個。
那時X沒有95分都有80分了。
但人總是不滿足,在D身上,我就會尋到缺的那20分了,他可能總分要比80還低,但我就是要那缺的20分,很想很想⋯
但是最後還好我也臨崖勒馬,否則為了那20分放棄那80分⋯⋯真是夠傻了⋯⋯



#letstalklove







2017年8月20日 星期日

額上的豆豆

一直以來
就算說是青春期
多豆豆 也最多是在鼻上

好少會在額頭上
2016試過一次
那時是壓力太大

今年又發生過一次
開始在四月中
那時那種壓力真的很大很大
我每天還要上班 我還要生活
我還要在別人面前裝著沒事
那時 我只希望時間可以快點過去

每天上班心不在焉
每天工作時都在想
每天都在想那個人
又可以說 在想那兩個人

回到家 噢
想了一天 看了一天令自己心情平伏的東西
終於真的累了
我真的想睡了
每晚合起眼 也是會想起
好不容易 又在三更半夜起來
痛醒 那一種真的是痛醒

如是著 每天重複
又這樣過了兩個多月
要我想起那些時間是怎過
真的不想再想起來
真的太痛 太難過

多謝 洪經理
提早去了公司的trip
我們一起去了印尼小島
雖然那時我還是想跟我去的不是他
但也令我開懷了不少
亦至少 我開始可以好好的睡了
至少 我不害怕的不能入睡了

回來後
漸漸地
的終於回復了正常的生活
我睡得很好了
也時早起身(八九點也是會醒)
但額頭上的豆豆
已經慢慢消失了

我只希望豆豆不要再來了!

2017年7月31日 星期一

If things were really meant to be....

近日發生既野, 都令我煩惱左好幾個月。
果一件事, 都算係近年印象比較深既事。
When I think about it, things seemed so right, it seemed so smooth and future seemed so bright.
好多個無人既夜晚我都會唸, 到底係咩事, 點解點解點解 - 但最終都係冇答案啦。

我成日會唸, hey we were so meant to be, why would it end like this?
時間慢慢過去, 喂, meant to be 呢一樣野, 其實係唔係兩方面都係咁唸先?
單方面講既meant to be....其實只係自私咁想去擁有呢個人。

假設, 我係A 佢係B

一直以來, A同B係一齊;

假設有一日, B同A分左手, B左個C一齊, B & C 佢地彼此都覺得對方係meant to be既一個,
咁人地先係天造地設既一對, 我(A)點樣去阻止人都冇用架喎, 點解要阻住人地既幸福呢?
咁即係其實A要搵既人亦都唔係B囉, 點解要執著成日搵番B呢?
一雙情願...自作多情.....不要自作多情去做夢啦.......

與此同時, 如果A 同B兜完一圈後, 都係覺得對方先係最岩既人, 呢一種先係叫做meant to be.
試勻哂, 原來所欠缺嘅就係呢一種感覺,咁先係Click嘛。
老老豆豆,點知咩叫最岩? 就係試過哂都冇人取代到先叫最岩。
冇得走啦 !!!

相反地。如果A兜完同左D, B又同左C, 咁即係證明大家都只是生命中的過客囉。

應該要發生既, 0係0岩0既時候就會發生.......
強逼, 用個牢籠去困住任何人, It does not work and this is not me .....

好似好哲理咁, 但其實呢啲都係好老生常談
知易行難, 但我都真係行左好多路先好似宜家咁透徹咁明白呢個道理。
希望下次再有啲咩感情難題時再睇番呢篇野 (希望唔會啦, DLLM),
自己都會有一番領悟。


-----------------------------------------------------------------------------------------------------------


於是, 我又唸起我以前買車既一個故事,
唔好問我點解連啲時間都記得,我真係唔知點解。。。。

2001年6月 - 夏天,當時我仲讀緊Form 2,
睇汽車雜誌,當時睇到部新款車 - 當時的第一代Honda Fit (Jazz)
唔知點解我覺得好靚仔, 好想擁有。

http://www.honda.co.jp/auto-archive/fit/2007/interior/ultrseat.html
當年可以咁樣玩張後排座椅, 簡直係一絕~

我同我媽都好鐘意,特別係Ice Blue Metallic,
(呢隻色當年一街都係架)
アイスブルー・メタリック
真係好鐘意呢隻色....


當年日本大賣, 出口版要到2002年1月先到港澳。
香港賣 $105,800
澳門賣 $119,800
當年真係賣到一街都係。好似港澳都賣嬴多年冠軍Corolla。
2002年在日本都賣嬴32年冠軍Corolla....

簡直係年輕人Dream car, 當年社會邊有咁多人買得起CLA丫 ?

到左2003年尾, 屋企終於要換車啦。
咁第一選擇當然係Honda Fit啦 - 其實我老豆一般細車。
幾經遊說後...終於落左訂,
水貨Fit 1.5T 淺藍色....
滿心期待啦......

三個月後, 2004年頭...
黎左既竟然係.........豆泥黃........
咁我老豆當然冇要到。
但因為當時真係急用車
最後買左Corolla.....
銀色....一街都係.......
等左幾個月以為可以坐了, 點知乜都冇。


2006年番到紐西,
一直都想買車,
但係各樣原因, 有時老豆又話買, 有時又話唔好買。
有一次有個auntie話走人, 部05年近新Jazz問我要唔要..
但當時我真係唔夠錢, 太新部車。
同埋Jazz冇左reclining seats, 我又唔鐘意。
又唔係我鐘意既Ice Blue metallic。
Ideally, 我都想要有天窗的。
最後都係冇要到。

呢一樣野其實一直都在心入面, 冇遺忘到。
二手水貨Fit係好多, 但係淺藍色, 又要有天窗, 100部未必有一部有天窗架。
係一百部都未必有一部呀!!!!!!!
成日會唸, 幾時先會搵到岩, 又買到, 又附合哂所有條件架呢??

於是, 2009年的一個8月中,
當時我陪Denise去睇車, 佢想買部車 (fucking Nissan March lol)
我都係純粹幫下眼...

點知......一去到個auction
見到我一直想要既野, 就係呢部淺藍色既Fit仔喇。
2002年, 1.3, 淺藍, 天窗, 仲要係W版 (多左幾個設備)
哇, 真係..........好興奮....興奮到唔知點形容。
一刻戀上, 當時即刻同屋企人講。

其實....果時我係住City既。
其實.......當時我真係冇需要買車。
但係, 機會來到, 我已經唔忍喇。
縱使....我知道我住City我要唸泊車問題, 同埋, 一星期其實冇咩時間需要車。
但乜都唔唸啦, 8月中某日再去試多次車
9月1, 正式去auction, 起bid nz $6,000,
最終好似係$7,000 成交, 當年都只係7年車, 80,000km.

哇....中左果種感覺, 真係唔識點形容
雖然2009離宜家已經差唔多有8年,
但係我仲係好記得當年果種興奮。
當日即刻去周圍玩, 好似連番學都唔番添。

好喇...買左車冇幾多日
日日泊街, 都幾那利。
我地屋個contract 9月尾到期....
landlord話一係簽多半年, 即係.....逼我地走.............

好彩我買左車, 又可以唔住city了....
我宜家唸番起都唔知點解啲野會咁岩得咁橋
可能呢啲就係真係命中註定既野。

陪人去睇車, 自己睇到一直想要既野, 買完竟然唔洗煩....
前兩年我番NZ本來真係要割愛賣左部車佢, 但竟然咁岩冇幾耐之後Gilbert媽部車壞左.
於是佢就一直揸住了, 仲好, 可以知道佢響邊度
有一日我番NZ希望都可以揸番佢

The right thing will always happen at the right time.
If not it will come at another time, if not, then it does not belong to you :P